亞拉米齊

凹凸鑽A大亂鬥
居住在北極圈的人在凹凸坑中嚐到了久違的溫暖,然後我還是沒有退坑

就來看看我能不能混過去(ry

【嘉丹】捕獲

......這下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被屏了: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b13df840dac6


祝各位萬聖快樂!給 @藍調巷現場 太太的神父丹瘋狂打CALL!!!畫風太美、我、我、(暴風哭泣)

【安雷】安魂曲



*寫到最後都不知道該打什麼tag了

*卡米爾視角

*含極微量的安卡向,無感情線

卡米爾直到雷獅的身體開始消失時才意會過來發生了什麼事。他往那團空氣胡亂扒了好幾下卻抓不住任何一片碎片,一碰到他的指尖就碎成更小的碎屑,然後變小、再變小,最後什麼都不剩。他抓著雷獅的頭巾,居然沒有哭,他只是在想他的大哥崇尚自由一輩子,最後卻死得那麼不自由,活像個玩笑似的。

他遠遠看著雷神之錘躺在一旁,沒有隨著主人死去而消失,不知道是系統的BUG還是創世神滑稽的慈悲,反正他是接受了。他的大哥甩著它逞兇鬥狠,他把它扛在肩上慢慢走,每走一步都變得更沉,讓他忍不住懷疑雷獅的靈魂是不是附在了上面,但是死得那麼透的人...

【御澤】得寸進尺


我發誓沒有敏感詞,但還是被封了()

上來浮個水,順便宣示一下我真的沒有要退鑽A坑,只是凹凸的坑有點巨大而已......

連結請走評論區。

換了簡書的,應該打得開(?

【安雷】向日葵



*第一篇安雷

*我流,重度OOC

雷獅背對著他不停的往前走,穿越開滿向日葵的花田,他賣力的推開一個個比臉還大的花盤,想辦法走得再快一點,同時一邊想雷獅是怎麼毫無障礙的穿梭在花叢中。騎士的眼睛只看著前方,所以他沒有發現今天的天空藍得幾乎讓人流淚,雷獅的背影是黑色的,跟金燦燦的花居然意外的不相斥。雷獅在說話,卻完全沒打算停下腳步,他離雷獅愈來愈遠,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溫柔的對待這些花朵了,他幾乎對自己粗魯的動作感到愧疚。

他追上去豎起耳朵,雷獅甚至沒有轉過頭看他一眼。他聽見雷獅的聲音,很輕,但他知道那是說給他聽的。雷獅說,我討厭你,安迷修,我討厭你偽善的騎士道,討厭你懦弱的善良,討厭你妄想...

【御澤】GOODBYE



*被屏蔽了,試著重發一次

*2016.4,給自己的生日賀文

喀嚓。

手已經不是他的。

喀嚓。

心已經不是他的。

喀嚓。

已經沒有了......沒有任何事物屬於他了。

喀嚓。

他早已,失卻一切。



茶几上的手機停了又響、響了又停,一會亮一會暗。他不知道那些電話是誰打來的,只是放任它失去希望成為通話記錄上的未接來電停止刺耳的鈴聲,慢慢的暗了下來。

房裡是一片深沉的黑暗,寒冷的溫度沁入體內讓他止不住顫抖,手中緊攥的布料碎片依稀還能拼湊出大學聯盟精緻的校徽,剪刀隨意的扔在一旁還扯著未斷的布片,碎裂的看不出原貌。

他的隊服,澤村的隊服。

「澤村......」...

【唐太宗X魏徵】白衣,愁酒

*被屏蔽了,試著重發一次

*請小心避雷

「徵,又到你的忌日了。」

縹渺的聲音在濛濛煙雨中悠悠響起,飄飄盪盪。

遠方的青山蒙上了一層灰,朦朧的好像那人記憶中的面孔,早已破碎不堪,卻只是固執的緊抓著他留下的碎片,劃傷了手掌。

穿著素袍的男子靜靜佇立,翻飛的白襯得他更加孤寂,宛如飄零的白羽,總是緊蹙睥睨著天下的眉頭柔和舒開,眉宇間的惆悵悲傷也一會兒失去偽裝。

「徵,你可知朕有多想你 ?」

墨色的瞳緩緩轉暗,眼前的視線被淚染濕,宛如潑墨畫般朦朧,好像,又看到了他的面容。

俄頃,時間又走了一年,到了這個讓他心痛如絞的日子,不知道是否巧合,他回憶中每年的今日,天空總是在哭,沾...

【瑞金】搖籃曲



*第一篇瑞金

格瑞這個人和死亡扯不上一點關係,他那麼強大又那麼善良,絕對不會輕易奪走別人的生命,他那麼善良又那麼強大,任誰都不能輕易奪走他的生命。但是這樣的格瑞卻緊緊閉著眼睛,他小心翼翼地把格瑞的身體捧了起來,他曾看過凹凸大賽參賽者的身體碎成一片片,沒道理不感到害怕。格瑞、格瑞,他推了推到現在還沒睜開眼睛的人,就像小時候他老是在午睡時偷偷溜出去玩,小小聲的叫醒好夢正酣的青梅竹馬。格瑞沒有回答他,就跟他特別睏的那幾天一樣,怎麼樣都不肯理他。

他覺得自己好像快哭了。格瑞真的死掉了嗎,就算要死應該也是他先才對,格瑞比他強那麼多。如果現在躺著的是他的話格瑞會哭嗎,他想不會吧,格瑞只會提起刀把那...

【哲純】慢慢



*哲隊生賀

夏天真的已經結束了啊。

某一天他啃書啃得生無可戀的時候這麼一句話突然蹦進他的腦海,像是被猛地打了一下頭,讓他愣了很久。國文考卷的例題上寫人生就是一連串挫折的總和,他想,那時他們哭得那麼慘烈,切切實實的燃燒了他們的青春,他們大概已經長大了吧,而夏天也伴隨著青春一起走了,陽光印在身上也不覺得熱,看見那顆白球往自己拋來也無動於衷。

「純也是進學吧?」

「誒,是啊。」

他拿錯伊佐敷的碳酸飲料,只喝一口就被刺得瞇起眼睛。伊佐敷哼了聲,隨手把烏龍茶拋給他,他感謝的擺擺手,跟著喝了一口。

很熱。他用手背擦了擦額上的汗,已經十月初了天氣還是熱得夠嗆,連風吹起來都是溫的。他又啜了一口...

【本蓮】所有物


*本鄉正宗X岡城蓮司

*私設眾多,坐等寺爹打臉

愛情,就是讓對方擁有折磨我們的權力。

所有物

我從來不喜歡棒球。

這樣說起來挺可笑的,一個甲子園冠軍隊伍的捕手居然說不喜歡棒球,聽起來可真夠諷刺的。不過這是真的,我從來沒有喜歡過棒球,從一開始拿到球,到現在經過這麼多年,棒球從來沒有真正打動我過。

當初決定參加少棒隊只是因為他。北海道地遠偏僻,小孩子也沒什麼好娛樂的,就保持玩票性質參加了。他那麼討厭輸、那麼想贏,投手丘就像為他量身打造的,我話......普通多了,好像哪裡都可以守,怎麼樣都無所謂,如果那一天我出的拳不是剪刀的話,或許現在看到的就是外野手岡城蓮司、游擊手岡城蓮司,或是...

© 亞拉米齊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