亞拉米齊

冷門番愛好者,北極圈真的很溫暖啊

【金東】Rainy Day

*雨季系列第四篇


*金丸信二X東条秀明


這個月連續第三個下雨天。


啊,其實他對下雨沒有什麼特別的好惡,只是覺得好幾天沒有跑步身體都遲鈍了起來。他深吸了一口雨水的潮溼味道撐開雨傘。


信二,一起走吧。


不用轉頭也知道是他。東条從背後輕拍他的肩膀,溫熱的氣息擦過後頸,黃色的雨傘在灰撲撲的雨中特別醒目。他一邊聽東条和同級生道再見,一邊想他到底用什麼牌子洗髮水。


等很久了嗎?


他搖了搖頭,努力從快被嚼爛的口香糖裡再嚼出一點甜味。


對不起,早知道老師要交代這麼久的話就不叫你等我了。東条雙手合十一臉抱歉,眼睛瞇成彎彎的一條線。沒...

【本蓮】是誰殺了知更鳥

*本鄉正宗X岡城蓮司


*私設眾多


他已經分不清他看見的是夢、回憶,還是現實。


時間不一樣,但每一個都是他,他絕對不會認錯岡城蓮司的臉,雖然每一個他都說不同的話、在不同的地方,但他確定那一定是岡城蓮司。


第一個他們在某個白雪皚皚的地方,夢裡的人說那裡是關外,一個一個的人喊他將軍。那裡比他的故鄉更寒冷,他在雪中看著他的士兵艱苦地行軍,雪似乎永遠不會停,他的呼吸凍成白霧,結冰的風刮在他臉上。岡城蓮司在他身邊,端坐在殿堂上他的位置旁,一身比雪更潔白,人人稱他麒麟才子。他看著岡城蓮司坐在炭火旁抱怨天氣寒冷,火光映照在他琥珀色...

【本蓮】幽靈

*本鄉正宗X岡城蓮司

*神宮大賽後妄想

他緊閉著眼躺在床/上,呼吸不自覺地急促起來。霧濛濛的自然光透過窗簾照進房內,隱晦地在木質地上打上一片光,他的手擰在身前,感覺它隨著呼吸起伏而顫抖。有人進了門,絲毫沒有放輕腳步,直直地走到他的身旁,他沒有睜開眼睛,感覺床因為另一個人的重量往一側塌陷。那個人沉默地看著他,低下頭吻他的唇,氣息緩慢地呼在他的頰上。他張開唇讓他吻得更深,那個人翻了個身欺在他身上,手肘緊緊挨在他的肩旁,他伸手摟住那個人的脖子,托住他的後腦,那個人放開他的唇,把自己的額頭磕在他的上面,粗/粗地喘著氣。他調整了下呼吸,睜開眼睛看那個人的臉隱沒在黑/暗中。

你認出他了吧。他知道自己...

【倉亮】戀愛模擬遊戲



倉持哥生日快樂!

瘋狂被屏,連結放評論,如果有想要圖片版也可以私訊我。

【御澤】Love is Just a Four Letter Word

*澤村小天使生日快樂!

*二十字微小說

Admire(讚賞)

明明是個惡劣捕手。看著正在接受採訪的御幸他忿忿地心想。

Bill(廣告)

御幸一也的海報全東京氾濫。

Crouch(蹲伏)

〝這次一定要嚇到他〞

Disappointment(失望)

再一次泡湯的海島旅行。

(沒關係!還有下次!)

Exclain(驚呼)

在他撲倒前一刻,有雙手接住了他。

Fighter(戰士)

「我絕對不會放棄。」他朝他聲嘶力竭地吼。

Gentleman(紳士)

他只是被陷害穿了女裝幹嘛這麼認真跟他說女士優先啊混蛋眼鏡!

Hospitable(好客的)

可以不要邀請一堆閒雜人等來...

【雅鳴】Love is just a Four Letter Word



*原田雅功生賀

*二十字微小說

Avarice(貪婪)

把甲子園的藍天都關在他眼裡。

Beckon(引誘)

他不該看成宮鳴喝牛奶的樣子。

Cespitose(叢生的)

他無法說服成宮鳴去剪頭髮,也沒辦法叫醒他讓他早起梳頭。

Degage(灑脫的)

他看他走下投手丘,沒有一絲留戀。

Effervescency(興奮)

他的投手安靜地沸騰著,空氣幾乎要燃燒起來。

Fuddle(爛醉)

明明酒量就很差。他無奈地把爛成一灘的成宮鳴一把扛起來。

Guerdon(獎賞)

一個好球一個吻。

Hedonism(快樂主義)

只要現在快樂就好,成宮鳴湊近他,直勾勾地望著他的眼...

【本蓮】Love is Just a Four Letters Word


*本鄉正宗X岡城蓮司

*二十字微小說,文力復健

Adventure(冒險)

拍團照的時候在他頭上比出兔子耳朵手勢。

Angst(焦慮)

投不進那個手套裡。

Death(死亡)

他打開門,看見他就在那裡。

Crackfic(片段)

他揭開捕手面具,重新推了下眼鏡。

Crime(背德)

教練說社內禁止戀愛時在桌子下牽手。

Crossover(混合同人)

「本鄉正宗!管好你的匣兵器!他又咬我的資料!」

Tragedy(悲劇)

下禮拜期末考V.S.空白練習簿

Episode Related(劇情透露)

〝巨摩大藤卷高校!連勝紀錄繼續!〞

Fantasy(奇幻)...

謝謝紅茶的生日賀圖😭

【榛アべ】逆光



*榛名元希X阿部隆也

*無交往

*短打

他還記得那天被太陽烤得熱烘烘的柏油路,練習結束後隊友打打鬧鬧的嬉笑聲,他拐過學校轉角旁一個開滿波斯菊的花圃,突然感到一陣戰慄。有什麼事將要發生的前兆。一陣風快速地從他的身旁擦過,不足以讓他感到涼爽,但已讓波斯菊的花瓣為之一顫,然後一輛自行車穩穩地橫在他的面前擋住他的去路,跨在車上的榛名元希一把把掛在耳上的耳機扯下來,咧開嘴角衝他笑。

這不是隆也嗎,剛剛練習完?你們可真拚命啊,不過隆也你原本就是個拚命三郎,這所學校的相性說不定跟你意外的合。榛名下了車湊到他的身旁自顧自地說個不停,他扣緊球具袋的肩帶不發一語,對於他防衛式的沉默榛名似乎一點也不在意...

【御澤】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?

*短打,復健產物

*跟雪人沒有關係

他發誓他有阻止那群野球笨蛋。

一個雪球朝他飛了過來被他險險地躲了過去,丟他的那個渾蛋傢伙還用力的嘖了一聲——下手居然完全沒留情,他不甘示弱的反擊回去,果不其然被閃了過去,這時候倉持的反射神經真是頭號敵人,不過他也沒時間去細想那麼多,一個一個都把目標對準他,堂堂青道棒球隊隊長落到這種地步,難道他平時真的做人失敗?——

都是這場雪的錯。連續下了好幾天的大雪終於停了,留下堆滿積雪的練習場要他們收拾老天的爛攤子,這段時間鬱積無處發洩的精力剛好派上用場——但是野球笨蛋就是笨蛋,戰火似乎是從拍在降谷臉上那顆雪球開始的。他發誓他有以隊長的身份阻止他們開戰,不過他在...

© 亞拉米齊 / Powered by LOFTER